博客网 >

Nature Plant
IBCAS
  --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 中国民间植物学术网站 --  
返回首页义妹博客学术论坛会员信息会员画册资源检索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中国植物志 FOC 电子版01年版论坛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二月 23日 , 2007 , 星期五  
--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 学术论坛

 常见问题常见问题   搜寻搜寻   会员群组会员群组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入检查您的私人讯息登入检查您的私人讯息   登入登入 

流氓地痞:汪小全午夜凶铃电话恐吓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首页 -> 植物学家传略
上一篇主题 :: 下一篇主题  
发表人内容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8:56 am    文章主题: 流氓地痞:汪小全午夜凶铃电话恐吓引言回复

流氓地痞:汪小全午夜凶铃电话恐吓
静生

静生记录全部事件过程,并先礼后兵立即向有关组织部门报告。静生做好充分准备,对付那些不管是黑道白道歪门邪道的挑战。

傅德志
04/09/06/北京

发件人: Dezhi Fu [mailto:dzfu@ibcas.ac.cn]
发送时间: 2006年9月4日 9:10
收件人: (略)

主题: 汪小全午夜电话威胁恐吓的报告

各位:
本人半夜遭到汪小全电话骚扰威胁,这是严重侵犯人权违犯国法行为。本人已经正式向有关组织部门报告这起事件。现将该报告转发诸位。

傅德志
9月4日

汪小全午夜电话威胁恐吓的报告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2:40 pm

研究所领导:

本人在9月4日午夜,突然接到电话,开始不吱声,然后用故意低沉喉咙找傅德志,问他是谁,沉默一阵才说是汪小全。然后他恶狠狠地警告我网络论坛发表议论小心点、走着瞧。我很生气,马上撂下电话就抄家伙要找他算帐。后变冷静一点,同时也发现根本不知他住哪里。

本人在网络论坛发表议论事实不准确,可以核对;议论不准确,可以辩驳;有损谁的人格,可以法律起诉。汪小全用午夜凶铃电话威胁恐吓是一种流氓地痞行为。汪小全过去有打架群殴流氓地痞滋生是非的前科。根据本人性格和多年社会生活经验,对付流氓地痞恐怖主义最好办法是先发制人,打断他的狗腿再说话。

我在冷静后,考虑到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还没到流氓滋事地痞横行的地步,应该向组织报告这起严重侵犯人权违反国家法律的事件。并严厉要求汪小全必须就此事件,向本人公开道歉,接受行政处罚。

傅德志
2006年9月4日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9:17 am    文章主题: 汪小全他为何怒火中烧铤而走险引言回复

发件人: Dezhi Fu [mailto:dzfu@ibcas.ac.cn]
发送时间: 2006年9月4日 9:38
收件人: (略)
主题: 答复: 汪小全午夜电话威胁恐吓的报告

各位:

本人昨天在网络论坛“义妹(www.emay.com.cn)”发表议论中,涉及到汪小全的是如下内容,都是事实。不知道他为何就怒火中烧铤而走险。

傅德志
04/09/06/北京

洪德元当名誉馆长:羞耻不羞耻(6)
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8:01 am
----------------------------------------------------------------------------
(略,见本论坛“洪德元当名誉馆长:羞耻不羞耻”系列

-----邮件原件-----
发件人: Dezhi Fu [mailto:dzfu@ibcas.ac.cn]
发送时间: 2006年9月4日 9:10
收件人: 'Dezhi Fu'; 'makp@brim.ac.cn'; 'kpma@ibcas.ac.cn'; 'hongliang';
'gesong'
抄送: 'bhy@ibcas.ac.cn'; '匡廷云'; '洪德元'; '韩兴国'; '叶和春'; '马克平'; '
景新明'; '葛颂(系统)'; '李承森(古植物)'; '林金星(结构)'; '董鸣(生态)'; '刘公
社(细胞)'; '贾瑜(苔藓)'; '罗毅波(兰花)'; '许智宏'; '杨俊山'; '武维华'; '朱大
保'; '方瑾'; '崔克明'; '陈孝'; '顾红雅'; '陈章良'; '赵进东(科普)'; '尹伟伦';
'张佐双(植物园)'; '黄劲松'; '高述民'; '苏都莫尔根'; '饶广远'; '薛勇彪'; '朱
玉贤(分子生物)'; '何奕昆'; '艾铁民(药用)'; 'mami'; 'aps@ibcas.ac.cn';
'kaifang@ibcas.ac.cn'; 'kaifang2@ibcas.ac.cn'; 'pe@ibcas.ac.cn'; 'qeyang';
'Zhang Zhiyun'; 'zhiduan@ibcas.ac.cn'; 'chenhs@scib.ac.cn';
'chensu@ibcas.ac.cn'; 'chenhuai@rose.nsfc.gov.cn'; 'chenjr@ibcas.ac.cn';
'Wang Ruijiang'; 'Yin-Zheng Wang'; '朱相云'; 'Yinxin Li';
'chongk@ibcas.ac.cn'; '刘冰'; 'zplou@cashq.ac.cn'; 'anmin@ibcas.ac.cn';
'hainingqin@ibcas.ac.cn'; 'happyking'; 'ephedra'; 'jenny_xiang@ncsu.edu';
'Ma, Jinshuang'; 'qeyang'; 'Jin Xiaohua'; 'Zhao Ping'; '张宪春'; '张宏耀'; '
周世良'; '周庆源'; '周海飞'; '张树仁'; '张明理'; '张富民'; '张大明'; '杨亲二
'; '杨福生'; '徐兆良'; '向巧萍'; '王宇飞'; '王印政'; '王士俊'; '王祺'; '汪小
全'; '索志立'; '孙启高'; '萨仁'; '罗运利'; '鲁迎青'; '林祁'; '李振宇'; '李晓
梅'; '李承森'; '孔宏智'; '贾渝'; '洪德元'; '葛颂'; '高天刚'; '董玉柱'; '陈之
端'; '陈又生'; '陈文俐'; '李良千'; '魏晓新'; '李睿琦'; '朱相云'
主题: 汪小全午夜电话威胁恐吓的报告

各位:
本人半夜遭到汪小全电话骚扰威胁,这是严重侵犯人权违犯国法行为。本人已经正式向
有关组织部门报告这起事件。现将该报告转发诸位。

傅德志
9月4日

汪小全午夜电话威胁恐吓的报告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2:40 pm
(前面发过,略)


静生 在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9:07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9:05 pm    文章主题: 明个儿见!引言回复

今个儿等了一天,没瞧出有什么事儿。

明个儿见!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二 九月 05, 2006 5:05 pm    文章主题: 静生对付恐怖主义的故事引言回复

静生对付恐怖主义的故事
静生

今个儿又下班了。又啥事儿也没发生。

要打就打、要告就告,就是冷不丁背后拍个砖头也象那么回事,多少也有点刺激有点新鲜感。静生最讨厌这种大话山响磨磨蹭蹭嘴皮功夫。静生提交研究所报告也没有人理睬,估计大家都懒得理睬流氓地痞阿飞无赖的事情,也都晓得静生拳脚了得,自己个儿对付剪径蠢贼和恐怖主义轻而易举,根本不需要组织出面解决啦。

静生给不少朋友讲过静生对付恐怖主义的故事,每次版本可能多少有点变化。依稀记得那是在过去经常出土匪的湘西地区做野外的故事,遇到了“劫车”,来头不小,管公路的。上了车子牛X的不得了。开出几十公里,静生喊车停下,提溜起这个小子脖领子就扔下车了。这个小子还不知趣,跑到车前面乱晃悠,不让开车。静生也跟着下了车,先“办”点私事儿,然后到车头那顺手抓过他伸来的胳膊,脚下一点他就跪倒面前,再轻轻一掀就滚下阴沟,瞎咕涌半天爬都爬不上来。

呵呵,这可不是静生瞎吹啊,同车的还有李振宇、李良千、覃海宁、张会津(现植物园工作)、赵曼珍(军科少将家属,植物园退休职工)呢。后来静生坐在后面迷迷糊糊听他们议论说,早都看出到这小子神经不大正常,不过流氓地痞无赖之辈,根本就不堪一击,就是懒得理睬他就是了。

静生自己当时也迷迷糊糊地想,人人都懒得理睬的流氓地痞阿飞无赖,干嘛要自己那么多事儿啊!

傅德志
05/09/06/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三 九月 06, 2006 11:07 pm    文章主题: 今日无事、麻痹静生?引言回复

呵呵,别是在麻痹静生吧。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四 九月 07, 2006 4:06 pm    文章主题: 时刻准备着引言回复

时刻准备着
静生

转眼一天又过去,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甭来麻痹静生,静生时刻准备着。

有人说静生小题大做。好,把你家电话告诉来,夜半三更打过去,先不吱声,然后压低嗓音说声走着瞧;要没效果,干脆啥也不说,就“嘎、嘎”冷笑几声,再衬托点什么风声雨声电闪雷鸣或者哀乐做背景,保管达到毛骨悚然效果。要是家里有小孩万一接到这种电话,准保吓个半死。那家里大人还不立马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去收拾这种流氓地痞。以静生的性格和做事原则,对付这种流氓地痞恐怖活动很简单:狭路相逢勇者胜。

静生在植物所担任头头期间,有人提斧头到静生办公室来过。静生内心坦荡鬼神不惊,房门一锁、桌子一拍:不砍老子一斧头姑娘养的。静生说话光景,手里已经抓住一把折叠椅。来者立刻说不是来砍静生的。静生更来劲了:爱砍谁砍谁,滚出去!来人赶紧陪着笑脸说静生是“包青天”专爱管闲事,静生火气才消下去。

静生在华南所工作期间遇到这么一挡子事。前所长彭少麟老师的一个学生了得,和彭老师打到把110都打来了。静生过去广州后,接手了这个学生,看得出他也是个心理障碍精神偏执人格不太健全的伙计,人老是一脸晦色、印堂发黑,走路也是低着脑壳、歪着膀子、溜边码沿的。有次找静生说有人蓄意破坏他的科学实验。他做那玩意又不属于国防机密,也不涉及国家安全,自己个儿没搞好,拉不出东西赖茅坑,精神不是有毛病是什么。总算糊弄毕业,北京那边还是植物所的种康在研究生院高抬了抬贵手。

费不少事帮这个学生毕业了,居然到静生办公室要死要活的地说静生是上级专门派来广州,接手彭少麟欺负他来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认不认静生为师为父没关系,胡闹可不行。静生当时就怒火冲天破口大骂这个小兔崽子。这家伙居然还还口,说静生骂人。静生从办公抬后面一个箭步窜出来,抓住他脖领子大巴掌就煽过去了。骂?老子还要打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龟儿子则个看看!没打着。小子使尽全身力气一扭,转身就跑。静生只听得楼道楼梯一阵霹雳扑楞响,听见楼门口一阵喧嚣。静生趴窗台看看,没见这小子跳楼跳塘。后来听说是跑回到宿舍把自个儿家电视给砸了。后来老板陈勇告诉静生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静生讲话了,就打他个Y的,出啥事您所长就出面摆平吧。

静生知道,对付流氓地痞滋事闹事,千万不能文质彬彬坐等吃那个亏。看到神色不对神情可疑,赶紧抄家伙轮吧,先砸断狗腿放翻在地再理论。不先发制人、不来点狠招哪行。

傅德志
07/09/06/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五 九月 08, 2006 5:10 pm    文章主题: 从容不迫后发制人引言回复

从容不迫后发制人
静生

应对突发事件要从容不迫。来自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机关的报告证实,制造恐怖事件的,往往比被恐怖的当事人还要紧张。事主要是自己先乱了手脚,往往是恐怖制造者得手的最大原因。事主要是从容不迫正义凛然,事情往往就是另外的结局。

静生早期当油田工人那会儿,身边基本都是一些“流氓无产者”。一个春节前,一个家伙把住在宿舍各个房间的人都叫他那儿,“咣当”先扔地上两把菜刀,然后说回家要带的两瓶酒没了,大家看着办吧。半天还没人吱声,僵在那里。静生实在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说,这事跟本人无关,少陪了。转身就走。这个家伙菜刀也没顾上拿,赶紧在门外追上静生:咱们谈谈。静生一回头:没钱,哥们帮点;动手,你死我活。这家伙居然忽然就蹲地上哭起来啦。

不过,静生对付恐怖活动还不如俺东北的一个大姐。东北某地有个大姐被劫持的故事。那头头拿刀子逼着脱衣服。大姐说就当着你这些弟兄的面?这个家伙就把几个喽罗都轰出去了。大姐外衣一脱,让那个小子也快点。那小子放下家伙,美孜孜地套头衫刚卷上头,大姐抓起刀子就一阵狂捅乱扎。那小子一阵嚎叫挣扎就登腿啦。几个喽罗冲进来,全傻。大姐外衣一披:收尸吧。扬长而去。这可是静生听来的故事。

呵呵,对付流氓地痞,后发制人威起来也了不得啊。

傅德志
08/09/06/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日 九月 10, 2006 10:53 pm    文章主题: 什么事儿让汪小全气急败坏引言回复

什么事儿让汪小全狗急跳墙
静生

静生在议论“洪德元当名誉馆长:羞耻不羞耻(6)”(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8:01 am)确实提到与汪小全有关的一些事情。静生重新审视一下原来发表的议论,都是事实,对于思维正常人格健全的人,本来不应该导致什么流氓地痞气急败坏狗急跳墙威逼恐吓的事情。

静生涉及汪小全学术方面的议论是提到他“一篇论文中居然提到裸子植物银杉根本不存在的短枝起源了4次,他也不知道《中国植物志》使用的裸子植物分类系统是Pilg1926年的系统,还当成傅立国的系统说事”这个论述。

由于不是攥写论文,上述有些数字确实有不准确地方。查对汪小全原文(《植物分类学报》35(2):97-106.1997)为“...发现短枝这一性状在松科至少起源三次,一次在银杉属、松属和落叶松属中...”。静生把他原文中关于短枝这个性状的起源次数记多了一次,并记到银杉属里面去了。但是,无论如何静生在关键的地方没记错。正是他汪小全在这篇正式发表的论文(《植物分类学报》35(2):97-106.1997)中提到短枝这个性状,出现在根本就没有短枝这个性状的银杉属里面。即使他仅仅提到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在银杉里面起源一次也是严重的学术错误。汪小全难道是因为静生指出他这个严重的学术错误时候,记错了他学术错误次数就愤恨成那个样子吗?错一次和错几次有什么性质的不同吗?

同样在该文中,汪小全提到:“...说明郑万钧和傅立国(1978)把松科分成冷杉亚科、落叶松亚科和松亚科的分类系统是不自然的”。事实上,郑万钧和傅立国在《中国植物志》第7卷裸子植物(1978)卷中,不过把后来新发表的银杉属,归入到Pilg. 1926年发表的松科冷杉亚科、落叶松亚科和松亚科三亚科分类系统中而已。静生说汪小全对裸子植物认识就是一个“裸”字而已,因为他不知道《中国植物志》中松科分类系统使用谁的,更没有看到中国学者在《中国植物志》中早就把银杉非常明确地归到没有短枝的类群附近。汪小全即使不懂裸子植物,稍微认真点学习一下《中国植物志》,也就不会给银杉安上其根本就不存在的短枝了。连爬还没有学会就想跑,那就是不是摔多少跟头的问题,而是制造多少国际学术笑话问题。

静生指出汪小全这些学术上的错误都是因为他自己根本不懂裸子植物、不认真看人家文献论著、胡乱造文章造成的硬伤,都有根有据。如果他为了捍卫他自己的学术错误来威胁恐吓静生,不过更加暴露他内心的空虚和阴暗而已。他可能以为有人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把国家严肃科研单位演变成为学术黑社会。不要说现在国富民强的共产党时代,有学者敢于发表自己的真实见解;就是在黑暗、腐朽、封建迷信专制的旧社会,为了真理和正义,不是也还有李公仆闻一多。

如果汪小全因为静生揭开他学术狗屁不通的伤疤,而流氓地痞气急败坏威胁恐吓狗急跳墙文攻武卫,那就来吧。静生脸不变色心不跳,等着他。

傅德志
09/09/06/北京

附录:洪德元当名誉馆长:羞耻不羞耻(6) (节选)
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8:01 am
--------------------------------------------------------------------------------
...同时也开始剖析静生早就注意到的、但过去根本不屑一睬的汪小全发表的那些明显对裸子植物一无无知的论文。

汪小全一篇论文中居然提到裸子植物银杉根本不存在的短枝起源了4次,他也不知道《中国植物志》使用的裸子植物分类系统是Pilg1926年的系统,还当成傅立国的系统说事。我国学者不过在Pilg1926年的系统里面加上了后来发表的水杉和银杉而已。他对裸子植物的认识完全可以用一个裸子植物四个字中的一个“裸”字说明。汪小全是80年代末期到植物所来读硕士研究生。当他还在安徽某个高校读书的时候,就最先给静生写信,希望能够考上植物所来读研究生,静生也回信鼓励了他。因此,他来以后,研究室就安排静生给他开题和具体负责指导他。静生给他开题是毛茛科升麻族的花部形态演化和系统发育。静生在指导汪小全时候,很快发现这个学生有精神偏执倾向,听其它学生反映经常半夜到植物园搂着大树练气功。他在办公室里面兴趣也不集中,老是过分关注静生请来打字的临时工。静生为此甚至辞退了好几个临时工。静生对学生没有什么偏爱,喜欢不喜欢都得关心。他有次回老家出了事,让人家砍了好几刀。静生一得到消息后,马上动员所有能够动员的力量,包括找静生最讨厌的赵南先(其夫人当时在安徽公安厅工作)帮忙。静生忙中出错,骑车子去打长途电话一个猛子冲下植物园门前的台阶,摔得满脸都花了。回到办公室,师兄弟们还以为静生也被砍了呢。静生并不掩饰不喜欢这个有点精神障碍的学生,三年下来也判断这个学生在学术上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如果说静生指导他的硕士论文完成得不太好,总算还有模有样有那么一个厚本子,也还发表了几篇有关这个类群的论文。他后来跟洪德元做的裸子植物研究的博士论文,静生偶然看到真吓一大跳。汪小全的博士论文从前言到结尾不过8页正文(不要惊讶,谁都可以设法找到汪小全的博士论文核对页码)!听说这8页纸的博士论文居然还获得了什么优秀。洪德元从来没有接触过裸子植物,以其师之昏昏,何以能使其徒之昭昭呢?然而,洪德元在昏昏然的指导中,终于找到最喜欢做这等昏昏然学问的弟子。

(略)

]傅德志
3/09/06/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二 二月 13, 2007 4:06 pm    文章主题: Re: 什么事儿让汪小全气急败坏引言回复

静生 写到:
静生在议论“洪德元当名誉馆长:羞耻不羞耻(6)”(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4, 2006 8:01 am)确实提到与汪小全有关的一些事情。静生重新审视一下原来发表的议论,都是事实,对于思维正常人格健全的人,本来不应该导致什么流氓地痞气急败坏狗急跳墙威逼恐吓的事情


静生仔细看了汪小全13页博士论文后,找到一个原因。在这篇获得“优秀‘博士论文中,把松科10个属中的7个全部在松科原始类群上试验了一篇,至今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知道被静生盯上,自然就狗急跳墙!早知如此,汪小全就是把10个属全部弄成原始也没有关系。

呵呵,为避免引起刑事犯罪,静生就算全部同意。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从之前的文章开始显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首页 -> 植物学家传略所有的时间均为 GMT
1页(共1页)

 
前往:  
无法 在这个版面发表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回复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编辑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删除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进行投票
无法 在这个版面添加附件
可以 在这个版面下载附件

Powered by Emay © 2001, 2005 RongGui
RongGui ©   
<< 静生很失败-带出个欺师灭祖的汪小... / 流氓地痞:汪小全午夜凶铃电话恐吓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静生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