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Nature Plant
IBCAS
  --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 中国民间植物学术网站 --  
返回首页义妹博客学术论坛会员信息会员画册资源检索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中国植物志 FOC 电子版01年版论坛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二月 23日 , 2007 , 星期五  
--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 学术论坛

 常见问题常见问题   搜寻搜寻   会员群组会员群组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入检查您的私人讯息登入检查您的私人讯息   登入登入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1)韩兴国还算条汉子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首页 -> 异议争论专栏
上一篇主题 :: 下一篇主题  
发表人内容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二 一月 23, 2007 10:54 pm    文章主题: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1)韩兴国还算条汉子引言回复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1)韩兴国还算条汉子
静生

植物2005年创新研究组考核,静生研究组绩效排名系统中心第一,全所第2,已经签字画押后,突然我组两部正式出版的英文专著被取消资格。全所当年40多部专著,何以我组两部英文模式标本图集的专著被取消考核资格?静生满头雾水找当时的系统中心主任葛颂询问,他故作真诚地地告诉静生,他作为系统中心主任,当然希望自己中心业绩越突出越好,但这是上面最高层决定的,含义就是当时的所长韩兴国作出的决定。静生当时完全相信了葛颂的鬼话,撂下葛颂电话就拨通韩兴国所长电话,他说没有时间。静生只是证实一下他是不是在,什么时间不时间的,抓起两部专著就直接找过去。

两本书往桌子上一拍,就震怒地质问韩兴国:这不是书是什么?

韩兴国可能没有想到静生动作这么快,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假装镇静地拿起书翻了翻说,这里面没有多少字呀。静生震怒中发现韩兴国身后书架上摆着《Flora of China 》(图籍),这是中国科学院和美国合作项目的正式出版物,全部都是绘图。马上抽出来一本摔到桌子上问他,这是不是书?看着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厚厚的英文书,韩兴国一边说这当然是书,一边翻开看。看到里面全是标本图,韩兴国一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憋出来一句话:我觉得这好象不是你们研究组编的吧。静生这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头发直立浑身发抖,理智告诉静生千万不要失控给他两撇子。静生赶紧转身拂袖而去。后面韩所长还在喊,老傅,咱们再谈谈,再谈谈。静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转身回去,那就是拳脚相加制造科学院的丑闻了。

第二天一早,所办通知静生到二楼会议室开会。静生进去,看到韩所长,葛颂以及办公室、科研处不少人在那里等静生。看到静生进来,韩兴国似乎稍有歉意地说,我们研究了一下,书还是算书,按照0.5分算绩效好了。静生一听就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韩兴国。韩兴国你听清楚,你还当什么所长!这是科研单位,不是你家种地卖菜讨价还价。你赶快滚下台给好人让地方算啦!静生气愤之中,好象还骂了不少粗话。韩兴国坐在那里一声没吭。这倒也是他明智。要是他回骂,静生肯定跳过桌子,直接把他从二楼会议室窗户扔出去!好象所办的人说,老傅,好好说话。静生骂了一句:院长那见吧,懒得跟他废吐沫!就扬长而去了。

静生回来办公室,愤然写下实名告状信,直接就送到所有院长的办公桌上去了(附录)。告状信发出后,静生才冷静坐下来分析思索,韩兴国不是植物分类和系统演化专业研究人员,没有这个领域“权威”性意见,他没事吃饱撑的,来给他自己找麻烦?何况不管怎么说,静生毕竟还作为副手,尽心尽义地辅佐过他四年,静生出差山东见到韩兴国老娘,也还跟着叫过娘。他出差东北,也还专门找过我老妈,老交情总还有一点吧。

后来随着事件不断发展,静生终于知道了,正是假装真诚无辜的葛颂洪德元导演了这一场耸人听闻的“专著闹剧”。韩兴国所长在这场闹剧中,肯定也不是什么光彩脚色。但是他倒还有一点让静生敬佩,始终都说这是他的决定。他作为所长,还算条汉子,承担了这个他承担不起的责任。但作为个人,静生此生此世也就再也不会再把他当成朋友。


傅德志
230107北京

韩兴国打击压制报复科研人员及其科研成果的报告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中国科学院院长
路甬祥同志:

您好!下面我向您和各级领导同志反映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现任所长韩兴国打击压制和报复科研人员及其研究成果的严重事件。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我(傅德志)所担任首席研究员的“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全体同仁,在我接受科学院党组任命、大多数时间都在广州的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工作的2004年度,仍然取得了发表科技论文16篇(国际SCI论文10篇、《植物学报》1篇),出版英文专著2部的优秀科研业绩。科研处审核我组考评结果后,于2005年3月15日发出了“2004年创新小组绩效考评确认通知单”,确认我组2004年度考评合计分数243.55,当量分数86.98。我组认真核对科研处发来的“通知单”,由首席研究员傅德志代表本组签字后,按时交回科研处,并间接了解到,我组2004年度已经进入所里的A类创新研究组。
后来科研处同志先后两次找到我组,提出我组2004年度由朱相云研究员和杨永博士分别出版的两部英文分类学专著不是英文专著。我们对此专门向我组所在的系统与进化植物学研究中心反映问题,认为我组2004年出版的两部植物分类学英文专著,按照植物所现行评价体系、以及我组所在研究中心和科研处两级考核已经通过,应该是毫无疑义。我组已经及时将所发生的问题抄报所领导成员。然而,植物所3月31日所务会议审议通过了2004年度科研创新岗位绩效考核结果,最终确认我组两部英文植物分类学专著不作为学术专著。我组所在研究中心和科研处两级考核认定、我组首席研究员签字的2004年度考评合计分数,全部都莫名其妙地被改变。我组4月4日收到正式通知,所里已经强行把我组压到我所的B类创新研究组。
4月3日,我组首席研究员傅德志曾就此问题专门邀见韩兴国所长。他说该两部书以图片照片为主,没有多少文字,不应该作为专著对待。我当即从韩兴国所长书架抽出《Flora of China》图集专著,同时举出《中国植物红皮书》等类似重要中英文版植物分类学著作多部作为证明。同时指出,模式标本是植物分类学研究的重要材料,是植物分类学名称稳定的唯一凭证。系统收集整理植物各个类群的模式标本、核对名称性质、模式性质、模式产地来源等,是植物分类学的重要工作。我组创新研究人员出版的模式标本集,是我国植物分类学研究中的重要参考资料,也是今后我所植物分类学研究中一个重要任务。还指出我所个别科研人员由于不重视模式研究和植物分类学研究,将吴征镒1999年在国际期刊《NOVON》9(2):288. 1999”Two New Combinations in Chinese Scrophulariaceae”发表的新组合名称(Xizangia bartschioides (Hand. – Mazz.)C. Y. Wu & D. D. Tao, comb.nov.),于2001年在《植物分类学报》39(6):544-546(2001)“Xizangia bartschioides (Hand. – Mazz.)D. Y. Hong – 玄参科一新组合”(作者为洪德元院士)一文中,原封不动重新发表一遍,造成极其严重植物分类学研究错误。
我认为韩兴国所长不是植物分类学科领域的研究人员,不了解情况判断失误尚情有可原;但在我组已经通过科研处认定考核结果、也通过正常途径反映问题后,仍然偏听偏信刚愎自用一手遮天指鹿为马,做出如此决定是无事生非故意压制打击科研人员以及科研成果的恶劣行为。我作为植物研究所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首席科学家,认为他的做法已经极大伤害科研人员的个人荣誉和声誉,极大损害我组的学术地位和影响,也严重危害我国植物分类学科发展。同时,我也有理由相信他的做法,是他一直无端怀疑前任植物所班子期间出现攻击他的小字报与我有关(事实证明,我在任期间出差期间、离任后和在华南所工作期间,植物所仍然有小字报,以及韩兴国自己曾经说过他在我不在办公室时候检查过我的计算机和打印机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早已证明韩兴国是对本人无端猜测);也是他对我在2002年植物所换届中,不愿意再与他共事,而在后来却接受科学院党组任命到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所(现华南植物园)担任副所长,心怀不满的一种挟私报复行为;更是对我担任植物所领导期间,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韩兴国是兼职主任)把日本海归博士索志立等扫地出门后,被我的研究组接收后著述斐然而不满的挟私报复行为(原来在植物园工作的索志立博士,到我的研究组后,已经发表论文十余篇,并于200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一项;原来在植物园工作的周庆源到我组后,正在攻读在职博士学位,已经发表国内外(包括SCI)论文多篇)。
我一直把韩兴国当成朋友对待,过去也接受陈宜瑜、许智宏两位主管副院长要我以大局为重,撑下植物所上届领导班子的委托,没有计较共事期间他不断恶毒辱骂践踏人格尊严行为。2002年卸任植物所领导岗位卸任后,我希望做科技副职远远躲开他。后来,感谢中国科学院党组给我机会到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任职两年,和陈勇同志愉快合作,度过了个人管理生涯中最辉煌愉快和痛快淋漓的近两年美好时光。由于家庭、研究和学科等原因,我很遗憾和留恋离开了广州华南植物园朝夕共处近两年的兄弟姐妹。我满以为离开上届任期3年之久,回到北京应该可以平静平淡进行自己的科学研究和指导学生。
然而,韩兴国如此做法令我十分震惊。他对我组科研人员及其科研成果的态度,是无知践踏科学文明和科学严肃性的愚蠢做法,是野蛮践踏科学民主、自由、公开、公平和公正原则的卑劣行经,也是粗野践踏科学家人格尊严的下流无耻傲慢。他已经丧失作为领导应该有的公正,丧失作为朋友应该有的忠厚,丧失作为科学家应该有的基本良知。他经常以辱骂上级领导、兄弟所同事、本所中层干部、以及科研和管理人员人身人格尊严为乐趣,已经完全丧失作为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完全丧失作为国家高级管理干部的品德,也完全丧失普通公民和学者应该起码具备的基本人格学格。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都不需要这样的流氓干部,让他滚回山东寿光老家种地种菜最合适了。
我现对韩兴国的所长职务提出弹劾,认为他早就不再适合担任植物研究所所长职务,他应该立即引咎辞职或者由上级领导部门就地免职。同时,我请求上级主管部门对韩兴国任职植物所最高领导期间,打击压制科研人员及其研究成果的严重事件,以及他在植物所任职期间的无作为表现进行全面调查和严肃处理。我组所有科研人员都是党外知识分子,我们保留向民主党派中央机构、国家统战部、国家有关部委、国务院直至共产党中央反映问题的权利;保留向新闻媒体和“焦点访谈”揭露科学管理丑闻的权利;也保留法律起诉的权利。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研究中心
“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前副所长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前副主任
傅德志



2005年4月3日

抄呈:中国科学院白春礼、陈竺、李家洋、江绵恒、施尔为、李静海副院长;
抄呈:中国科学院前副院长许智宏、陈宜瑜。
抄呈: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陈勇主任。
抄报:中国科学院生物局、干部局主管领导。
抄送:植物所领导,党委、纪委、职代会负责同志和全体首席科学家。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三 一月 24, 2007 9:41 pm    文章主题: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预告)引言回复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预告)
静生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透过葛颂小白脸眼镜后貌似真诚的双眼,静生真不知道他内心另外一个世界里隐藏着多少真实的谎言。

我组两部正式出版的英文专著被“黑”,已进A类创新研究组的煮熟鸭子也会飞?静生满头雾水找当时的系统中心主任葛颂询问,他让静生一定要找所长讨个说法,讨个公平。他也那么愤慨,他也那么真诚,他就象被“黑”的是他自己专著,他就象被宰割的是他自己的亲生!他痛心疾首,他痛不欲生。他让静生知道了,谦谦君子在官场政治旋涡多么无助无奈;他让静生明白了,善良美好在封建专制面前是多么脆弱无能。他帮静生认清了老朋友的虚伪,他激发了静生对学术腐败的战斗激情。正是葛颂他让静生这只东北猛虎震怒,也正是葛颂他让静生这头非洲雄狮惊醒。

....

(详细见下期)

傅德志
2401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四 一月 25, 2007 5:06 pm    文章主题: 往事并不如烟引言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静生

往事并不如烟,附录一缕。

傅德志
260107北京

“系统中心”打击压制“种子植物分类创新研究组”的行为和处理意见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所务委员会:

“种子植物分类创新研究组”2005年已发表科技论文20来篇(其中近2/3是SCI论文)。我组一直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最优势的植物分类和系统演化学科中最活跃的创新研究组,2004年就取得发表科技论文16篇(国际SCI论文10篇、《植物学报》1篇),出版英文专著2部的优秀科研业绩。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科研处)2005年3月15日发出了“2004年创新小组绩效考评确认通知单”,确认我组2004年度考评合计分数243.55,当量分数86.98。我组认真核对科研处发来的“通知单”,由首席研究员傅德志代表本组签字后,按时交回科研处。按照这个结果,我组2004年度全所排名第5,进入所A类创新研究组。

根据科研处处长洪亮同志后来的澄清意见,我们所在的“系统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洪德元院士在所里确认我组绩效考评结果后,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地把我组2004年正式出版的两部英文植物分类学专著说成不是“书”,而是“资料集”,不能按照植物所2004年专著评价指考评绩效。我所2004年创新考核指标体系中没有“资料集”这个指标,就是2005年修改后的考评指标中,也没有“资料集”这样的指标。我们要求洪德元恶意和错误地压制打击我组科学研究的行为,必须得到纠正。他必须向我组公开道歉。

我们所在“系统中心”的主任葛颂,是师从洪德元的学生。他公然撒谎说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洪德元反映我组两部专著的事情他不知道。实际上可以判断就是他暗地操纵和洪德元一唱一和,故意破坏我组两部专著和我组后来申报国家奖励。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在植物分类和系统演化研究方面的科研成果,而且他们已经发展到抄袭、剽窃和弄虚作假的地步。

葛颂在New Phytologist (2005) 167: 249–265 论文中的论点:“而栽培作物水稻的两个亚种的分化在40万年前”(while the two subspecies (indica and japonica) separated c. 0.4 mya)受到学术界广泛批判。葛颂最近在《生命世界》(2005年第10期(总192期):52-53)发表文章(水稻进化的“线路图”)改口提到:“即亚洲栽培稻是1万多年前由亚洲的野生稻人工驯化而来”。栽培作物水稻起源1万年,是本人在2002年投稿《植物分类学报》论文“栽培作物水稻野生近缘种研究”中归纳总结的论点。这个论文的摘要曾经在国内大型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中公布。葛颂他们审稿枪毙本人“栽培作物水稻野生近缘种研究”稿件后,却盗用了本人的论点。

葛颂在《生命科学》这篇文章讨论分子系统学所依据的“分子钟”理论,也是明目张胆剽窃盗用本人观点。本人在2000年左右,投稿《植物分类学报》论文“分子系统学的理论缺陷”,是国内第一篇讨论分子系统学理论方法论的论文,明确提出“分子钟”是分子系统学的理论依据。这篇论文被葛颂最密切的合作者桑涛审稿后枪毙。桑涛审稿意见的第一句话就说本人“该文第一句话概括了作者对分子系统学理论基础的错误理解。作者认为分子系统学的理论基础建立在分子钟上,是完全错误的。”葛颂在2001年专门提到本人这篇论文:“对您屡屡炫耀那篇还未发表的“‘分子系统学’的理论和方法论缺陷”一文,本人改日与您单聊。至于是不是“远远不是对手”那就要看咱玩点什么了。”现在葛颂使用本人论文论点,属于抄袭剽窃行为。

葛颂的抄袭剽窃行为是继承他的老师、他所任命的系统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洪德元院士做学问的风格。吴征镒先生1999年在《NOVON》9(2):288.1999发表论文“Two New Combinations in Chinese Scrophulariaceae”,提出新组合名称:Xizanggia bartsioides (Handel-Mazzetti) C. Y. Wu & D. D. Tao, com.nov. ;而洪德元2001年在《植物分类学报》39(6):544-546(2001)发表论文,完全抄袭吴老1999年在Novon发表的新名称。对照如下:
Xizanggia bartsioides (Handel-Mazzetti) C. Y. Wu & D. D. Tao, com.nov.(1999)
Xizanggia bartsioides (Handel-Mazzetti) D. Y. Hong, a new combination(2001)

《NOVON》是国际上发表新分类名称著名的著名刊物。洪德元也经常使用这个刊物。就在他2001年在《植物分类学报》抄袭吴老1999年在Novon发表的新名称这段时期内,他还在1999年与葛颂在Novon合作发表中国沙参新种( Ge S, Hong D Y, 1999: A new species of Chinese Adenophora (Campanulaceae). Novon, 9: 46.) ;2001年洪德元还在Novon发表牡丹新名称。由此可见,洪德元2001年在《植物分类学报》重复发表吴老1999年发表在Novon的新组合,是一种严重的故意抄袭剽窃行为!

另外,洪德元在植物所网站(http://lseb.ibcas.ac.cn/oldzjxx/hongdy/lwzz.htm)公布的专著目录中,也存在严重造假行为:
标号224与231是同期刊物不同页码上的相同论文:

224. Hong D Y, Pan K Y, 2001: Paeonia anomala subsp. veitchii, a new combination and its biology. Novon, 11: 235-238
231. Hong D Y, Pan K Y, 2001. Paeonia anomala subsp. veitchii, a new combination and its biology. Novon 11: 315-318

标号225和238的也属于“影子论文”。
225. Hong D Y, 2001: Xizangia bartschioides (hand.-Mazz.) D. Y. Hong, a new combination in Scrophulariaceae. Acta Phytotax. Sin. 39:544-546.
238. 洪德元,2001。Xizangia bartschioides (Hand.-Mazz.) D. Y. Hong-玄参科一新组合。植物分类学报39(6):544-546

很多学者反映,洪德元过去出版的《植物细胞分类学》(科学出版社,1990)一书,也大量抄袭剽窃Stebbins (1971)的《高等植物的染色体进化》(Chromosomal Evolution in Higher Plants)一书内容。

系统中心主任葛颂、学术委员会主任洪德元利用职务职权残酷和恶意压制打击我组已经审定通过的科研成果,破坏我所正常科研管理秩序和规章制度,引起了我们对他们所作所为的注意,并惊讶地发现他们弄虚作假抄袭剽窃他人科研成果的恶劣行为。他们必须对他们自己的学术行为和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负责并付出沉重代价。因此:

1、 必须尽快恢复对我组2004年科研考核的正确评价结果。
2、 葛颂应该立即引咎辞职,解除中心主任、所长助理行政职务。
3、 洪德元应该立即解除系统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职务。
4、 上报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立即解除洪德元院士身份。

我们请求植物研究所有关学术、纪律、党务部门,能够迅速把我们的意见抄送给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中国科学院有关部门,植物所全体首席研究员,以及科研业务人员。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
傅德志
2005年12月28日星期三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六 一月 27, 2007 5:56 pm    文章主题: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引言回复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
静生

......

巧言令色,鲜矣仁。

轻信是静生人生最大的弱点,而撒谎却是葛颂的拿手好戏。翻开历史看看,葛颂在历史上就特别善于制造这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与傅所长谈谈心(II)(葛颂发表于2001年9月25日)真实的谎言。他如是介绍静生:“…以致于您曾声称某某人某某人三年内必定下岗。可气的是,该下岗的没下,反而岗上加岗,势力更大”。真实的谎言!静生执政期间连素未平生同志,实在没有地方安排,就只好安排在自己办公室工作好几年,并发挥作用协助研究所追回几千万的款项。今天就得来点真格的,葛颂你制造了静生谣言,你违反了国家法律,你要么自首要么被抓,躲过十一你躲不过十五、躲不过明天!明天面对葛颂他的必定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庄严。

葛颂不仅善于制造别人真实的谎言,他也善于为了特殊目的,制造点他自己真实的谎言:
“……
我是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 却怎么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 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 算不算太高…….
我是一只小小鸟…小小鸟……

葛颂
2001年9月25日”

真实的谎言!葛颂不是小小鸟。就算葛颂是只鸟,那也是肥得流油堪比北京烤鸭的原始材料。这般鸟当然“想要飞 却怎么也飞不高”,也就是依偎洪德元温暖的怀抱。依偎得舒服依偎的好,飞不高也能爬高高。这只烤鸭般的小鸟不难爬呀爬的爬到王洪文江青那么高,但要变成真格儿江青他是休想也了!

洪德元和葛颂弄虚配合再好、遭假本事再大,给小小鸟变性手术是真正科学活动,也十分复杂,他们必定毫无办法。……

(还没有完)

傅德志
2701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日 一月 28, 2007 4:59 pm    文章主题: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1)引言回复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1)
静生

.....(续前)

惟上知与下愚不移

葛颂愿意制造真实的谎言,葛颂愿意做烤鸭做小鸟,愿意拥进洪德元温暖的怀抱,愿意公鸟变性母鸟,或者愿意更肌肤相亲母鸟拔毛(实施北京烤鸭第一道工序),都是他们自己的自由。科学铁定规律,研究没本事,有些人就天性爱折腾更爱无聊。然而,制造了这样真实的谎言,承担的法律责任葛颂你跑不掉:

“植物所的学术和行政的倒台还指望您呢!这位网友,我不太同意您的祝福方式,也不相信傅所长有此雄心。当然,鉴于傅所长从来就没有失败过,他为什么不能拍着胸脯说:这算什么,我傅某人什么事办不到!Ha-ha, let’s see. ”静生执政期间,这真实的谎言正是葛颂制造。葛颂你脱得鸟毛脱不了这干系,这就是你的“先进代表”?你在告诉世界,中国有种“先进代表”越会瞪眼撒谎越“先进”,越“先进”的越会撒谎诽谤造谣。真实的谎言,葛颂的标签葛颂制造。他这只鸟“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寻到了院士温暖怀抱,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法外逍遥?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古老的石头会唱歌。然而,这个世界并非都像人们颂扬着的那样幸福美好。也有一些邪恶的现实,这些事实都会成为真名实姓的记实小说、报告文学、电影故事、话剧剧本、民间歌谣,也会由那些会唱歌的古老石头永远地传唱,让后世永远记住永远知道:

有一只小小鸟叫葛颂寻觅寻觅,
寻个怀抱依偎变性拔毛鼓励打气;
洪德元15部专著(国外4部)不存在没关系,
别人的专著也休想存在,转眼人间蒸发变成资料集!

(还有)

傅德志
2801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一 一月 29, 2007 10:00 am    文章主题: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2)引言回复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下期续2)
静生

无为小人儒

天上那鸟无名,在世界上传播着-禽流感;地上这鸟葛颂,在人世间传播着-真实的谎言。

葛颂这样引证了静生原话:“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开放实验室最先被请来鉴定桂圆问题。那时侯已经进入90年代,开放室里研究‘分子系统学’的葛颂、汪小全、陈之端和张大明等诸位‘同僚’似乎也都拿到博士学位,毕业工作了,好象设施也还算挺齐全的了。但最后不知为何还是转到时在国家植物标本馆工作、只有“饭桌上的分类功底”的鄙人手上来解决问题!” ---摘自傅德志8月19日“实在‘不好意思’讲点儿小故事”

葛颂作出这样的评价:“傅所长,您觉得这是学术讨论吗?您是在借这方“学术天地”达到某种不可言喻的目的。说到桂圆问题,其前因后果咱下次会向全世界人民交代。这里我只想说的是,就鉴定植物来说,且不提分类室的高手以及开放室的老一代学者(王文采、汤彦承、洪德元、路安民、应俊生、陈心启等诸位先生),就连开放室年青的李振宇和杨亲二,您恐怕也只能望其项背!而只“以实验见长的”汪小全和陈之端大概也不在您之下。别以为10年前您比人家厉害,就一辈子都比人家厉害了。您要真想当认植物的老大,到动物所去兴许还成。”

葛颂前面引证静生的话都是事实,基于这些事实,葛颂居然也能忽悠出来这种真实的谎言:“说到桂圆问题,其前因后果咱下次会向全世界人民交代”。静生鉴定桂圆问题,学报发表论文,报纸新闻电视作过宣传,老板请当顾问,就是现在吃几顿鲍翅大餐也是随时随便。5-6年过去,葛颂唯一能够向全世界人民交代、而且能够庄严证明的是,葛颂最大的本事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制造真实的谎言!也一次又一次地破产!

如果葛颂制造这些真实的谎言就是想蹭点鲍翅海鲜也可以呀,静生完全能够捎带上葛颂也不记前嫌;只有葛颂光是脱毛不行还得脱胎换骨,不再祸害别人不再制造那些真实的谎言。

(还有)

傅德志
2901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二 一月 30, 2007 11:23 am    文章主题: 静生三法眼引言回复

静生三法眼
静生

第一法眼送给洪德元:
上策:自动退出院士行列,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中策:装病,老年十分常见。结果也是回家不再折腾捣乱。
下策;造假也忙销假也忙,您就接着干,接着干!

第二法眼送给葛颂:
上策:哪来哪回去,农村公社大队当人民教师少先队辅导员。
中策:搞科研,人类万年栽培稻谷吃多少都先吐出来,统统换成你那些40万年前。
下策:继续依偎变性拔毛经历痛苦折磨爱意抚摩小小鸟折腾成真正的烤鸭子才正好飞天!

第三法眼送给汪小全:
上策:静生处好好求情回炉博士论文重新写一遍。
中策:静生不搭理你就跪求玻璃刀片冰雪天,学习真本领要饱受磨练。
下策:地痞流氓作风别收敛,园子里多找几棵歪脖大树好好修练,好好炼!

三人一起再溜一眼。“专著闹剧”你们开头你们结怨,解铃还须系铃人,老老实实赔礼道歉!外带还要陪钱。连精神带物质,每人先陪100万!静生这份捐献,全部用于国家防治爱滋、性病、禽流感以及同样肮脏的葛颂制造---真实的谎言。

傅德志
3001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二 一月 30, 2007 4:59 pm    文章主题: 葛颂为学-朝秦暮楚(回放)引言回复

葛颂为学-朝秦暮楚(回放)
静生

许多网友确实反感静生网络上的夸夸其谈言辞激烈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风格,但是他们无法也没有那个能力,把静生正式发表的任何论文拿来点评、评论或者评判一番。原因是 静生之为学一以贯之,朝秦暮楚晨论夕改的事情没有。静生1992年发表裸子植物一新科,坚持做了近15年,一环紧扣一环丝丝入扣,相继提出新理论、新系统,继而提出种子植物生殖器官演化模型、被子植物花演化规律、被子植物分类系统框架、陆地植物起源模型等等。老实说,静生站到国际植物分类和系统演化学术研究的最前沿,确实也深感寂寞孤独,巴不得高手出现点评静生论文论点,好好讨论较量一番。无奈无人能够讨论静生论文论点,静生也就只好不断评论批判别人的论文论点啦。往坏里说是寻找点“刺激”,往好里说是寻找点“灵感”。无论往好里坏里说,都是一种激发大家学术思考的事情。

葛颂他是今年春天刚刚在New Photologist(2005)发表亚洲栽培水稻起源40万年前的论点,还分化出来不同口味的两个“亚种”。该论文摘要中,黑体印刷突出了这个观点。他今年刚指导完成的博士论文,也明确提出亚洲栽培水稻起源40万年前。墨迹未干,葛颂他就在2005年最新出版的《生命世界》(2005年第10期(总192期):52-53)发表水稻进化的“线路图”文章,提出:“(52页)对于亚洲栽培稻和非洲栽培稻之间的进化关系,科学家已经基本达成共识,认为是平行演化(驯化)的结果,即亚洲栽培稻是1万多年前由亚洲的野生稻人工驯化而来,而非洲栽培稻是2000年前人工驯化非洲野生稻种的产物)。稍后又提到“尽管迄今大量证据表明广泛分布于中国和东南亚的普通野生稻是水稻(亚洲栽培稻)的野生祖先种…”。葛颂这里已经绝口不提栽培作物水稻起源40万年前的事儿,而是明确指出两点:1) “亚洲栽培稻是1万多年前由亚洲的野生稻人工驯化而来”;2)“普通野生稻是水稻(亚洲栽培稻)的野生祖先种”。做学问要一以贯之,学术研究论点哪里能够朝秦暮楚晨论夕改呢。一年不到,观点如此变化,这样的学问还严谨吗?另外,红口白牙说话,葛颂以为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真的那么容易吗?如果葛颂已经认为普通野稻(O. rufipogon Griff.)是栽培作物水稻O.sativa L. 的野生近缘种,那么在40万年以前,还有作物水稻O.sativa L这个栽培物种吗?还有不同口味的粳稻O.sativa ssp japonica和籼稻O.sativa ssp indica两个“亚种”分化吗?如果真有(绝对不会有)它们不是应该归属到普通野稻(O. rufipogon Griff.)帐下叫做(中文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叫了)O. rufipogon ssp japonica和O. rufipogon ssp indica 吗?

所谓“心机深者天机浅”。洪德元、葛颂玩弄学术,最终就会被学术玩弄。葛颂这种朝秦暮楚晨论夕改的学问,一旦白纸黑字印在那里,万世留下的应该是什么呢。葛颂多次“教诲”别人要安安静静做点学问,而他自己作出这种朝秦暮楚晨论夕改的学问,弄的动静却还挺大,又是什么高点SCI论文,又是什么申报奖励、又是什么荣誉先进纭纭。或许,葛颂他该得到、该捞到的都得到、捞到了,但是失去的却是做一个本分的科学家最基本的声誉、信誉和荣誉。

傅德志
19/12/05/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三 一月 31, 2007 10:52 am    文章主题: 小小鸟幽默行为习惯引言回复

小小鸟幽默行为习惯
静生

静生早就养成洞察任何事物特征并总结规律的工作习惯。通过动物学方面友人交道,知道研究动物分类不仅观察性状还要观察行为习惯。

静生最早发现葛颂自称小小鸟,也最早发现这小小鸟说话有个习惯。大厅广众之下说话,经常把手插到裤兜里面。经过充分研究分析论证,明白了这是手足无措的一种表现。静生就奇了怪了,小小鸟脑袋里冒出来的鸟东西,基本都是真实的谎言;小小鸟裤兜里面摸出来的鸟东西,肯定是更真实的谎言。

看了静生的分析报告,小小鸟今后再说话,无论面对公众还是私密时间,哪怕是自话自说,即使不是一直高举着双手,也不会再放腰部以下的空间。

要是他一时没记住,手又往裤兜里面插,大家快闪!

傅德志
010207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三 一月 31, 2007 10:13 pm    文章主题: 葛颂在专著闹剧中这样扯谎引言回复

葛颂在专著闹剧中这样扯谎
静生

见下面附录内容。

傅德志
310107北京

附录:发件人: gesong [mailto:gesong@ibcas.ac.cn]
发送时间: 2005年7月20日 10:32
收件人: Dezhi Fu
抄送: zhiduan@ibcas.ac.cn; hongdy@ibcas.ac.cn; 'xmjing'; kuangty@ibcas.ac.cn; lics@ibcas.ac.cn; llinghao@ibcas.ac.cn; lizy@ibcas.ac.cn; ghlin@ibcas.ac.cn; 'linjx'; liugs@ibcas.ac.cn; lucm@ibcas.ac.cn; anmin@ibcas.ac.cn; 'tsp'; xiaoq_wang@ibcas.ac.cn; yinongxu@ibcas.ac.cn; qeyang@ibcas.ac.cn; '周广胜'; zhanglx@ibcas.ac.cn; fhuang@ibcas.ac.cn; 'Liu, Chun-Ming'; xjhua@ibcas.ac.cn; '韩兴国'; chongk@ibcas.ac.cn; 'shhli'; 'ephedra'; 'Xiangyun Zhu'; 'Yinxin Li'; 'mami'; 'Liang Yan'; chenjr@ibcas.ac.cn; 'Dezhi Fu'; 'hongliang'; kpma@ibcas.ac.cn; '董鸣'; zhmeng@ibcas.ac.cn; 'happyking'; heather@ibcas.ac.cn; ibcas_admin@ibcas.ac.cn; 'Ma, Jinshuang'; pe@ibcas.ac.cn; shma@ibcas.ac.cn; 'Wang Zhongren'; xpniu@ibcas.ac.cn; 'Zhang Zhiyun'; 'zxiangc'; chenhs@scib.ac.cn
主题: Re: 会议通知

傅德志研究员:

您好。
2004年植物所绩效考核已经结束,期间您对“种子植物分类创新研究组”2004年绩效曾提出异议,但经过植物所一系列评议程序后已有结果,整个过程您也都很清楚。但既然你以公开信的方式再次提出异议,那么我也以公开的方式答复如下:

1)植物所的绩效考核是由所科研计划财务处组织实施的,和各个研究中心没有直接关系(研究中心只是指派一位研究人员参与工作)。我确实说过“自己的研究中心在所里多评上几个A类研究组,是有利于学科建设和中心发展的”,这一观点我现在仍然坚持。但您得到的“官方和其他各种信息来源”,确认有一批“小人”“黑”了您组成果一事我的确不知道,请不要再给我扣一顶“说谎话”帽子。至于您查出本中心洪德元院士、汪小全、王印政和杨亲二等几位就是使“黑”的人,我没有权利去调查,自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作出任何解释(解释权不在我这里)。但我认为植物所就某些学术问题征求专家意见是合理的,每个专家也有义务和责任对有关学术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就如同评审研究论文和基金一样,不存在谁黑谁的问题。

2)您在提出异议的同时又拿出了您在网站上开展“学术讨论”的做法,指名道姓进行“学术批判”,当然这些比起您在网上的“洋洋洒洒”算不了什么。我想,作为一位科学家得出的结果有争议非常正常,但千万不能不做研究,如果不做研究的同时还千方百计诋毁别人的研究就更不应该了。您所点名批判的这些人的文章大部分发表在国际重要刊物上,您完全可以在同样的刊物上发表您的不同观点、高见和批判,这样您不也多一篇SCI文章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您所点名批判的人实际上和您近在咫尺,如果真的对学术问题感兴趣,当面讨论多方便呀。没有多少科学家能有那么多时间在网上溜达,时间就是生命!

3)作为中心主任,我当然了解本中心的各方面情况,尤其是研究人员及其成果。正是在这个位置上,我对全中心的研究状况更有个比较。您所在的“种子植物分类创新研究组”这几年确实有很大进步,这和我们整个中心、整个植物所和整个国家的科技发展趋势是一致的。我为大家取得的成绩而由衷地高兴,但我同时也希望作为组长的您能在研究上多花些时间,在评论别人工作的同时,也发表一些值得被别人评论的成果(如果您真的像您所表白的那么“才华横溢”、“绝世无双”……!)。以您最近评论最多的洪德元院士为例,我认为您对他的许多评论在很多情况下不是学术讨论,基本上属于人身攻击。就算洪先生对您组“学术著作”有些看法,也不能违背客观实事一味攻击和漫骂,以达到致人于死地而后快的目的。作为年近七旬的院士,洪德元先生仍然“沉湎”于芍药属的研究,在野外、标本馆和办公桌上度过其每天的时光,并能每年撰写和发表多篇SCI论文。不说别的,仅此一点就够我们(包括您)学一辈子了!如果您恨洪先生,咽不下学他这口气,那么再看看本中心的王文采院士(是您的恩师)以及其他老先生(汤彦承、路安民、陈心启、应俊生等等),尽管退休甚至退休10多年,仍然坚持进标本馆,继续潜心研究各自着迷的类群,每年都有论著发表...... 扪心自问,我们做的够吗,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研究人员、一个公民?……
(因为您的信似乎有话要说,但突然结束了。为了体现公平,我也只好突然结束)

对葛颂的公开回复

Sent: Thursday, July 21, 2005 11:10 PM
Subject: 对葛颂的公开回复

中心主任葛颂先生您好:

葛颂先生作为洪门弟子,看到导师洪德元院士这种利用院士特殊身份无端打击压制别人学术成果和研究成果的行为,不好说三道四,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整个“专著事件”的过程葛颂心里难道不清楚吗?2004年我组两位青年科学家出版的论著,本来是毫无疑义的论著,也是重要的分类学专著,也完全符合研究所2004年评价指标体系中的“学术专著”标准。所里的学术专著统计中也早就作为“学术专著”统计。葛颂自己不是也告诉过我们,中心的考核中,确认了这两部“专著”;所科研处也确认了这两部“学术专著”,并且发来通知,让我们签字确认。在全所绩效汇总中,洪德元院士及其几个捣鬼者,是在得知我组最后排名全所前5名,才立刻红了眼,才开始利用“院士”特殊身份,使出极其卑劣的手法来生拉硬扯!这完全是违背组织原则,违背管理原则,违背科学原则,丧失人格尊严、恶意诋毁科研成果、学术道德败坏的卑劣行为。

看看葛颂为自己的导师洪德元院士的辩护多么苍白无力:“认为植物所就某些学术问题征求专家意见是合理的,每个专家也有义务和责任对有关学术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就如同评审研究论文和基金一样,不存在谁黑谁的问题”。

葛颂的回复一开始就曲意偷换概念,研究所创新绩效考核世按照创新研究组发表论文论著、获得科研项目课题经费、培养人才等工作量考核,有明确文件和考核指标,怎么“就如同评审研究论文和基金一样”呢。植物所创新考核文件和指标体系中,没有要求对论著成果的学术水平考核。考核论著成果或者研究人员的学术水平考核,是职称、成果、奖励申报过程中的程序。葛颂作为管理者难道连植物所的创新文件都不看吗,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洪德元院士以“没有学术水平”,就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横行霸道地把人家正式出版的书说成不是书,实际上他就是心怀叵测别有企图有着不可告人的丑恶目的。我们确实不太相信葛颂在整个“专著事件”会是参与谋害的同谋者,但葛颂他肯定也不是坚决的抵制者。葛颂作为中心主任,坐视自己中心出现这样的“科学丑闻”,应该说是严重的失职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样混帐逻辑如果落到葛颂头上看您怎么办。考古学、分类学、栽培学等多个学科领域早就确认人类是在万年左右开始栽培驯养动植物。葛颂由于错误的研究材料、方法和理解,经过一系列研究后,最终得到人类尚未驯养动植物以前的40万年前,栽培作物水稻就起源了的错误结论。假如创新考核中,由此否定葛颂先前发表的所有论文,认为都不应该算是论文,并基于这样的认识剥夺葛颂由此已经获得的各种荣誉、地位、职称、头衔。葛颂您觉得公平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葛颂身上,还是发生在每个科学家身上,都会激起强烈的反响,都不会善罢甘休!

葛颂说“2004年植物所绩效考核已经结束,期间您对“种子植物分类创新研究组”2004年绩效曾提出异议,但经过植物所一系列评议程序后已有结果”。明显是又在偷换概念和混淆时间关系。我组是在接到科研处确认我组绩效考核结果分数并签字后,也就是“植物所一系列评议程序后已有结果”认定我组获得A类绩效后,才发生了“专著事件”。葛颂作为中心主任实际上是在洪德元院士密告诬告问题发生后,坐视不管愚弄部下甚至还可能怂恿或者幸灾乐祸顺水推舟地任其发展。葛颂,您的回复中,有推脱自己管理责任的意思,想把问题推脱给研究所。葛颂,您是分类中心的父母官、代言人,您无法推脱这个管理责任。您越是推脱越是让人家怀疑您有“嫁祸于人”的企图,越是让人家猜测您是否有其他的目的。研究所是在洪德元院士以院士特殊身份“密告诬告”,而您知情不报情况下做出了判断和决定。我做过所级管理工作,经过申述和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后,理解了研究所的处境与难处,也不再强烈要求非得要个什么说法。在和“专著事件”受害者当事人沟通后,也决定顾全大局而不再向上级领导反映问题。但是,由于“专著事件”给研究所管理带来的负面影响,给所领导威望带来的危机,给研究所对外形象造成的伤害,这个责任葛颂您是推脱不了的!

葛颂既没有胆量承担责任站出来堂堂正正地说我们研究组2004年的两部学术专著就不是专著,更没有胆量站出来说,洪德元院士的“密告诬告”就是有理。一个人不管怎么躲躲闪闪含糊其词,他的言谈举止行为做派都会暴露他的真实想法和内心世界。为人要有正义感,要做正人君子,不要做小人、做伪君子。不顾事实说假话、做伪证那就是伪君子所作所为。伪君子重则祸国殃民,轻则坏事害人。洪德元院士做了小人、做了伪证、干了与其院士身份极其不相符合的坏事。这是明显害人的行为。我们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出版的“书”在他眼里就不是“书”;我们也真的不明白,植物分类学上连手绘图籍、相片集合都可以是学术专著,而我们所做植物分类学最典型最常用的“模式标本图籍”就不是“学术专著”,非得说成“资料集”。我们更不明白,哪本书不是正式出版的“资料集”;又哪本正式出版的“资料集”不是书?按照植物所2004年的创新考核指标体系,即使是 “资料集”,只要正式出版难道不是也只能归类到“学术专著”类中吗(根据植物所2004年创新考核指标体系,正式出版、有书号、有出版社、有版权页的所谓“资料集”,除了作为“学术专著”归类以外,根本也再没有可以能够归类的地方)?

洪德元院士及其捣鬼者们,应该意识到做伪证、做伪君子害人害己后果的严重性!他们深深地害了人,严重伤害损害了两位作者以及我们的研究组声誉和荣誉。经常有不明就里的人询问我,听说植物所有创新研究组、有创新科研人员造假作弊,被研究所处理了。甚至连植物所普通老百姓、工人、家属院聊天的时候都会出现这样的议论。人们有时候可以忍受巨大的贫穷以及肉体的痛苦和折磨,却无法忍受丝毫人格尊严的侮辱。不要说堂堂正正的科学家,就是乞丐也都有着人格的尊严。难道我们不该用最快捷、最广泛、最方便、最有效的途径澄清事实揭穿腐败吗?洪德元院士及其捣鬼者们,连这点做人的基本原则和品德都不知道,专横跋扈淫威强逼玩弄学人,最终结果将是极其严重和可怕的害了他们自己。

洪德元院士他现在是有点儿特殊身份、特别权势还有点儿帮凶。然而,历史不是早就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横行霸道可以得逞一时一事,至于一世百世,亘古闻所未闻也!事实上,就是此时此刻,洪德元院士及其帮凶哪个也绝口不敢再提“专著事件”半个字!全科学院、全植物所、全国、全世界正直善良的植物学家却都站在我们一边!所有坚持真理和正义的人们都支持我们!看看最后是谁声誉信誉扫地,谁被人前啐骂,谁被背后指点;看看是谁终生煎熬和挣扎在空虚灵魂的痛苦之中;看看谁的学术生命基本完结了!

傅德志20/07/05/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静生
精灵使
精灵使


注册时间: Oct 09, 2004
文章: 3429

发表发表于: 星期四 二月 01, 2007 4:32 pm    文章主题: 葛颂: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引言回复

发表于: 星期四 七月 21, 2005 10:36 pm
文章主题: 葛颂: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

葛颂回复静生的公开信,提到洪德元院士如何如何“沉湎”。那就看看洪德元院士是如何“沉湎”的吧。如下:

回葛颂(2):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 (修改稿)
发表:2005-7-21 11:42:31 出处:你的博客网(yourblog.org)
--------------------------------------------------------------------------------
回葛颂(2):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
静生

葛颂先生以“也算回复”回复静生的公开信,其中提到:

“我想,作为一位科学家得出的结果有争议非常正常,但千万不能不做研究,如果不做研究的同时还千方百计诋毁别人的研究就更不应该了。”

这段话的含义非常清楚,提出公开信的静生不做学问的同时还千方百计诋毁别人的研究。请教葛颂先生,静生2004年在英国《Kew Bull》发表“世界裸子植物科级新分类系统”算不算做学问?这可是中国学者首次在国际著名刊物发表高等植物分类系统。静生做学问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尽量不要在自己学生论文中挂名(包括挂名的通讯作者),并强迫自己每年必须有自己原创性论文发表(个别年份、特别原因没有能够发表出来)。2005年就已经投出两篇论文啦。文采师看到静生2004年发表在《Kew Bull》重要论文“世界裸子植物科级新分类系统”,感叹说10年“当官”害了静生。认为按照静生的科研能力,这样的重要论文,本来应该出10篇左右。静生不敢懈怠,正抓紧时间完成导师的任务和要求。请问葛颂先生,近5年来,葛颂您,以及您的同为“洪德元门下”的师兄弟张大明、汪小全都在“沉湎”什么,“沉湎”出来多少自己的原创研究论文吗?摆出来给大家看看?

葛颂先生还以中心主任身份说话:
“我为大家取得的成绩而由衷地高兴,但我同时也希望作为组长的您能在研究上多花些时间,在评论别人工作的同时,也发表一些值得被别人评论的成果(如果您真的像您所表白的那么“才华横溢”、“绝世无双”……!)。”

请问葛颂主任,静生作为“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组长在研究上花的工夫少吗?静生十年来系统性地研究裸子植物,得到的都是达到世界植物学领域颠峰的学问,您是看不到还是理解不了?静生发表的裸子植物新科-竹柏科,2004年被《中国植物志》承认并专门论述,您看到了吗?全世界研究裸子植物的科研人员,能够离开静生提出的裸子植物形态演化的“苞鳞种鳞复合体理论”吗?静生的这些科研成果,对于包括您在内的洪门弟子不要说评论,学习理解也要个十年八年的。想评论,做梦吧!以洪门弟子植物学和植物分类学功底,也就只有象汪小全那样气急败坏无可奈何歇斯底里漫骂“垃圾科”、“垃圾理论”、“垃圾系统”等泼妇泼溅式的评论。贵导师洪德元院士也不得不对静生的学术思想发出“哀叹”,称静生搞的是大理论大系统的“大东西”,他自己也就做点分类、修订等“小东西”而已。学术上没有什么大东西小东西,需要的是理智理性基本理论功底充实的证据以及实践技巧,得到合理的结果结论。葛颂说“作为年近七旬的院士,洪德元先生仍然“沉湎”于芍药属的研究,在野外、标本馆和办公桌上度过其每天的时光,并能每年撰写和发表多篇SCI论文”。看看洪德元院士所“沉湎”的这些“小东西”得到了什么结果结论呢?

洪德元院士在“沉湎”中把人家昆明吴征镒教授发表论文中的新组合名称重新发表一遍,不知道葛颂是否知道,请看这个“沉湎”的结果:

《NOVON》9(2):288.1999发表吴征镒论文“Two New Combinations in Chinese Scrophulariaceae”,其中发表新组合名称:Xizanggia bartsioides (Handel-Mazzetti) C. Y. Wu & D. D. Tao, com.nov.

《植物分类学报》39(6):544-546(2001)(按语:这个时候,杨亲二已是学报主编)发表洪德元院士论文“Xizanggia bartsioides (Handel-Mazzetti) D. Y. Hong, a new combination in Scrophulariaceae”。

葛颂自诩不是搞分类专门搞进化的。静生分类和进化都搞,就给您解释一下。问题十分简单,就是贵导师洪德元院士把吴征镒发表过的新组合,莫名其妙地重新发表了一次。

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把人家两年前在洪德元院士自己也经常发表论文的SCI刊物上发表的东西重新发表一遍,请问葛颂先生,这是给中国科学事业发展增光还是丢份?如此“沉湎”,中国植物分类学家还要不要自己的脸面?非得让中国青年一代植物学家们都如此“沉湎”、非得不得不咽下“咽不下学他这口气”学习洪德元院士这样重新发表人家发表过的东西吗?洪德元院士如此“沉湎”,无非是“野外”浪费国家纳税人的银子;占用国家标本馆和办公桌无非是浪费国家的宝贵资源,并浪费其自己度过每天的时光;每年撰写和发表多篇SCI论文也无非是浪费全世界科学刊物的版面;他的“沉湎”浪费了他弟子们的青春年华,同时也无为地消耗着他自己晚年的夕阳红。洪德元院士上策是放弃院士头衔,老老实实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中策是假装有毛病,什么血压高老年病身体不适等,找个合适地方呆着;下策是继续“沉湎”于制造上面提到重复发表等这样的学术垃圾;继续“沉湎”于赖着当什么中心和开放室学术委员会主任、浙江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昆明某家公司的法人董事长的权利欲望;继续“沉湎”于让自己弟子汪小全、王印政巧取豪夺植物所传统优势学科“植物地理学创新研究组”和“孢子植物创新研究组”两个重要方向带来的快感;继续“沉湎”于打击静生的“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期望最终彻底消灭植物所“经典分类”三个研究方向最后剩下静生这个的“堡垒”的“美好理想”。这些“沉湎”确实、应该、肯定会给洪德元院士带来无限快感优越感权势感发泄欲和满足欲。洪德元院士尽管出身安徽师爷之乡,但并没有什么国学文学人文底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快于意者伤于行,甘于心者毁于性。意思很简单:多行不义必自毙!

葛颂先生他是作为中心主任如此回复静生“如果不做研究的同时还千方百计诋毁别人的研究就更不应该了”,那他说吧,如果静生不做研究,不看文献,不指出来,或者不“诋毁”一下洪德元院士的如此”沉湎“,葛颂自己可能还一直蒙在鼓里,中国多数年轻学者们可能还要学着这样干!葛颂那他再说吧,难道在他治下,静生就非得放弃独立研究思想放弃对真理的渴望和追求放弃正直做人的基本原则,非得随波逐流“沉湎”于相互吹捧再培养些马屁精吗?大家都“沉湎”于洪德元院士这样的“沉湎”之中,中国植物分类和系统演化研究就能够发展,就能够赶上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吗?

傅德志20/07/05/北京
回顶端
查看会员个人资料 发送私人讯息  
从之前的文章开始显示: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首页 -> 异议争论专栏所有的时间均为 GMT
1页(共1页)

 
前往:  
无法 在这个版面发表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回复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编辑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删除文章
无法 在这个版面进行投票
无法 在这个版面添加附件
可以 在这个版面下载附件

Powered by Emay © 2001, 2005 RongGui
RongGui ©   
<< 洪德元葛颂导演“专著闹剧”(2)... / 静生很失败-带出个欺师灭祖的汪小...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静生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